關於星屑醫生

我的相片

歐陽英傑醫生 Dr Jeff Au Yeung:家庭醫生、選民力量發言人、人民力量執行委員、現任香港西醫工會會董、博客、Twitterer、自由撰稿人、多媒體創作人

2012年10月6日星期六

What is the humane way to kill abalone?

終於有機會一嚐天后那間恆年門庭若市的日式海鮮燒烤店,果然名不虛傳,選料與味道都很不俗,服務亦夠殷勤。每檯都有一位侍應生負責在顧客面前把食物燒好,還會教你甚麼食物應該沾甚麼醬汁來吃,這些我是永遠攪不懂的。

太太和我兩小口子撐檯腳,胡亂看了看餐牌,就隨便叫了一份二人海鮮套餐。侍應姐姐把燒烤爐捧出來放在檯邊,把幾款貝類海鮮連殼放在上面開始慢慢燒。我瞥見當中原來有隻大大的鮑魚,心中一喜,因為我們都喜歡吃鮑魚,難得牠還頗為大隻。

那些食物都在爐上安安靜靜地漸漸變熟,我們則在自顧自說話。隔了一會看一看,想不到,那隻在爐火上的鮑魚竟不住在扭動!



太太給嚇了一跳,看著那隻鮑魚,主觀感覺是認為牠因為火烤的疼痛而掙扎,心裡就覺得不忍。這時我們方知道原來這是包在套餐裡的一個招牌菜,就叫做「殘忍活燒鮑魚」。

一兩分鐘後牠終於不動了,侍應姐姐用剪刀把牠大卸幾塊放在碟子裡給我們吃。嘴巴給大腦的訊息是好的,但心裡卻覺得有點不舒服。我便開始胡思亂想。

如何人道地殺一隻鮑魚?

事後我search 一下互聯網,竟然真有人問過這個問題,證明太陽底下無新事。



卻沒有人給予一個正經的解答。自少對鮑魚的觀念,是「一嚿曬得乾乾的東西」,鮮有想得起一隻活鮑魚的模樣。直至人大了,當然大概知道鮑魚其實長甚麼樣子的,也知道牠有一塊硬殼,不過對牠的認識也就僅僅如此了。我再尋找一下鮑魚的身體結構資料。牠一樣有頭、有口、有感光器官、有鰓、有食道、腸子和肛門、原來也有心臟和性器官。

然而面對這樣的一隻生物,要殺牠來吃的時候,怎樣叫做「人道」呢?牠會痛嗎?會覺得「辛苦」嗎?在火爐上的扭動真是痛苦掙扎的表現嗎,還是只不過是肌肉收縮伸展的生理現象?牠那原始的神經系統能否給牠「痛苦」的感覺?若然沒所謂痛或不痛,就沒所謂「殘忍不殘忍」的觀念吧?再想,一刀兩斷就等於人道嗎?誰能確實一刀斬下去分成兩半牠立刻就會死?把牠監生剝離硬殼然後吊著曬乾,就夠人道嗎?與火烤相比,對牠來說,何者的苦痛更多呢?

我望著那碟給切碎了的鮑魚,回憶牠扭動的過程,忽然想起牛奶:網友說,當你知道牛奶是怎樣得來的,你就不會再喝得下牛奶。當中需要犧牲的小牛的生命,不計其數...

又想起一句話:是以君子遠庖廚。

人活著,無可奈何需要逃避一些現實。或許最人道的殺鮑魚方法,就是不要讓你看見。

2 則留言:

  1. 曾經看過旅遊節目,看見燒烤爐上活生生,因火炙而痛苦扭曲的海鮮,感同身受,心想:人類可以不為生存,僅為了自身的口腹之慾,大肆屠殺,此等行為,跟政客只為了滿足其權力慾,而將小市民的利益,架於刀口之上,不無兩樣,何其殘忍與自私,從此決定,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奉行清淡茹素,並且身體力行,加入保衞生態行列!可能很多人覺得儍,但環觀世界,很多動物已被人類迫得走投無路,"我雖不殺伯仁,伯仁卻因我而死"!萬物皆有情,忍心嗎?

    回覆刪除
  2. 不忍心。所以一直在思考如何可以在人道與滿足口腹之間找到平衡。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