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星屑醫生

我的相片

歐陽英傑醫生 Dr Jeff Au Yeung:家庭醫生、選民力量發言人、人民力量執行委員、現任香港西醫工會會董、博客、Twitterer、自由撰稿人、多媒體創作人

2012年9月20日星期四

爆陳志全一些鮮為人知的事


慢必有好多個身份,電台DJ、搞笑節目主持人、公開大學課程導師、和尚等等,老實說,通通都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。自少我就不愛聽收音機,他做【一級奸爸爹】時我還在醫學院寒窗苦讀,那些【生化壽屍】的戲我從來未看過,只記得當時總覺得他和快必是A貨軟硬天師,無軟硬那麼「型」,做節目又「鬼咁嘈」。

當我認識慢必的時候,他就是陳志全。


對我來說,陳志全好有「大哥哥feel」,不單是說他的年紀,更是他的台型。你會覺得他是十分可依靠的,在鏡頭前,你永遠不必擔心他的表現,總是必然的流利、必然的好內容、必然的一擊即中。因此作為小弟,我只需放鬆心情欣賞他的表現,然後大力拍掌就行。而最令人佩服的是,即使他表現得如何出眾,都不會鬆毛鬆翼,總是從從容容一副平常心的樣子,這大概是因為佛法無邊吧。

然而我一直知道,在每次幾分鐘一擊即中的背後,他其實花上了相當多的心機。整個立法會選舉過程中他付出的努力是有口皆碑的,勤力,才是他最具威力的武器!

不說大家未必知,陳志全是個 90%路癡(我70%,劉嗡 0%),差不多完全分不清東南西北,同一個地方去過幾次都仍會走錯路。他是個守時的人,假如你約了他而他竟然遲到,大概是因為他迷路了。

我以前他住在西貢偏遠的村屋,因為順路,每個星期六做完【網想最大黨】都會和他一同坐的士回家。雖然車程只得十來分鐘,但他總會在的士裡和我傾一陣偈,當然少不了他那些招牌的感人肺腑小故事。

他無疑是個感情豐富的人,這種人都是淚腺過度發達的「眼淺怪」(我同他都是)。他更是一個溫柔纖細的人,因此很關心身邊的人,對母親很孝順。

當然今時今日大家都知道陳志全更有「哥哥feel」,我留意很久了,他是會稍為扭著走路的(哈哈!)。他那一段16年的愛情長跑我所知不多,只隱隱覺得他對那段感情仍舊記掛。之後拍過幾次拖,每次都失敗收場。距離投票日還有一個月的時候他又失戀了,而他竟然能把失戀的感受沉到太平洋海溝裡,表面上差不多完全看不出來,令我覺得好驚訝!

當宣佈陳志全當選的時候,我的眼淚就決了堤。哭得死去活來,哭到嗚嗚聲,哭到兩隻眼都腫了,甚至眼淚多得連自己都嚇了一跳... 劉嗡說我喊得好醜樣,我不理,因為太過為他高興,他是實至名歸的。

慢必的外型其實很不俗,拍照更非常上鏡,最礙眼的大概要算他那過於鬆弛的肚腩。現在他經常穿smart causal 恤衫已經叫做好些,你未見過呢,他穿起那些他老哥最愛的粉紅背心時,那個肚腩才真正放肆得嚴重。不過我其實又好諒解,這是「佛相」來的呀。

遲兩日我們去蘇梅,一於幫大家偷影些慢必的泳裝照給大家看... 呀,忘了說,慢必哥哥他現在是單身的。

1 則留言: